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润雨酥初春  

2013-03-17 06:17:10|  分类: 文学集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润雨酥初春 - hkl306 -

 

  

早晨出门,天是晴的,地是干的。

上班的路上,水桶粗的柳树,垂下了万条丝绦,如一幅静止的油画,一动不动地吊在人们的头顶,悬在道路的半空中,仿佛整个道路,整个柳树,镶嵌在湛蓝色的天空。间或一两棵白杨树上的“无事忙”,如一只只恹恹无语的毛毛虫,清闲地垂吊在光秃秃的树枝上,尽情地享受温暖和阳光。

还没到中午,不知是谁携来大块大块的云,从西北方向随意地扔在湛蓝的天空上,把温暖的阳光,遮得忽暖忽寒,忽明忽暗。这些大块大块的云,开始碰撞,开始融合,开始结网,到了中午,便撒下了一条密不透风的大网,瓷瓷实实地网住了天空的湛蓝,网住了天空的明亮。

按照往常,雨还没下,风就来了,不管风的大小。但今天却没有风。

我倚在办公室的窗前,静静地望着灰蒙蒙的天。柳丝一动不动,如我麻木的触觉,没有一丝下雨的感知。倒是树枝上的“无事忙”,这时候真的“忙”了起来。它们一个个忙着告别树梢,忙着仙影飞驾,忙着“委屈”自己满身的新衣,扑下身子,似乎要告诉大地:“别着急了,马上就要下雨。”

半倚着窗台,看着坠落的“无事忙”,突然间,有了想出去淋雨的念头。于是披衣、推门,走进了潮湿的空气中。

云,越来越低,低得似乎伸伸手就能摸到;空气,越来越潮湿,潮湿得似乎握握拳头就能攥出水来。突然,三两滴细小的雨点儿,冷冷冰地散落在我的脸上,游离在我的手背上,让我感到了空气的温暖,触摸到了雨滴的冰凉,让我还呼吸到了久违的清新,闻到了幽冥的味道。

一滴雨,调皮地钻进我的脖领里,贪婪的吮吸着我身体的温暖,让我就象触电了一般,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。尽管如此,我却惬意地笑了。因为厚重的棉衣,憋屈了我一冬,如果不是这滴雨,也许还要继续憋屈。

三两滴雨,结成了线;结成线的雨,连成了片。连成片的雨,弥漫得如雾霾一般,让我分不清天上下的是雨还是雾,只感觉天空飞舞着无数个顽皮的小精灵。她们慢慢悠悠地舞着,慢慢悠悠地蹈着,慢慢悠悠地朦胧了天,朦胧了地,朦胧了视线里的那几棵白杨,还有路边的柳树。

不知是雨还是霾的水珠,朦胧在我的脸上,朦胧在我身上,不大的一会儿,就朦胧出“沾衣欲湿杏花雨”的浪漫。而路边洗去满身尘土的丝绦,在不知是雨还是霾的朦胧中,越发显得更加金黄。身上凸起的芽苞,虽才豆粒大小,却也张开了娇小的嫩黄色臂膀,冲着淅淅沥沥的希望,频频招手。她呼唤而来的水珠,浸湿了她的身体之后,还是不肯轻易滑落,在她的身上越凝越多,越聚越大,直到凝聚成一颗硕大的“珍珠”,才甩开梢头,独自晶莹地投向干涸的大地。

从丝绦上滑落的“珍珠”,摔到水泥地上,弹出了清脆的天籁,奏出了悦耳的交响乐。而这些“交响乐”的余音,在低洼的地方,汇成了溪,流成了河,甚至积成了潭,荡起的波纹如鲜活的生命,一圈儿套着一圈儿,无穷无尽地向四处散去……撒落在路上的“无事忙”,全身已经湿透,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,转瞬便与泥土搅合在一起,腐朽了自己的身体。

站在树枝上的“无事忙”,早已模糊了她的影子,我只看到她在微微地摇动。至于是会心地摇,还是幸福地动?我不知道,也许小雨知道……

这个时候,必定要有草,必定要有花儿。朦胧之中我四处寻找,发现湿漉漉的枯草丛中,一根根嫩黄的草尖,如出生的婴儿,伸出嫩绿的头,用生命的顽强,贪婪地吸吮着飘来的甘露。而忍受了一冬寒冷的灌木丛中,一朵金黄色的小花儿,如顽皮的孩子,眨着水汪汪的眼睛,绽放出欢愉的笑脸。再一回头,嫩黄的草尖,全绿了;金黄色的小花儿,全笑了。

  (转引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雨酥初春 - hkl306 -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1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