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弦一柱思华年  

2013-02-25 06:27:10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弦一柱思华年 - hkl306 -
 
 
 

自幼便深深爱着唐风宋韵汉文明,自幼便痴痴恋着唐诗宋词汉文章。那精致典雅的辞藻,那俊逸洒脱的风格,犹如清风过耳,洗尘明目。

那清丽隽永的诗行,那流光溢彩的文字,根本无需反反复复地高咏低唱,只需轻轻地一瞥,便会让人口角噙香,沉醉不知归处。

总想走近那些在古色古香的书页中摇曳生姿的奇女子,总在遥望那些傲骨铮铮、却怀才不遇的伟丈夫。

总在无名的感伤中悄悄地编织经年的一帘幽梦,总在淡淡的暮色中默默地洒落新增的一地清愁。

总想在现代的繁华中寻觅一份幽幽的古韵,总想在喧嚣的尘世间期待一种袅袅的清音。

总想借长风十万里,卷烟沙,越古道,聆秋雨,问斜阳。

总想站在历史的天空下,静听金戈铁马的铮铮回响,细品古刹园林的幽静绵长,凝望大漠孤烟的凄美悲壮。

总想踏破贺兰山阙,高歌一首满江红;总想转轴拨弦三两声,漫抚一曲琵琶行;总想笑倚红泥小火炉,满斟一杯胭脂醉。

总想轻轻叩响岁月的窗门,邀易安,唱和一阕声声慢;总想许许翻开年轮的书卷,与放翁,共掬一捧沈园泪。

于是,我便总在那样一个午夜,神驰塞外,梦回江南,尽收眼底风云,一览万山红遍。

然而,我又总在那样一个午夜,喟然长叹,黯然神伤。

惊回首,长亭外,夜阑珊,月空瘦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美人如花隔云端。

惟有一窗冷冷的清月,空照我一肩寥落,又添我满袖惆怅。

白云悠悠,雄关千载,古道沧桑。二十四桥,今虽犹在,小楼昨夜却已成空。

流年似水,韶华如梦,曾经的红颜早已碾作香尘,曾经的辉煌都已烟消云散。

驮着沉甸甸的沧桑和悲凉,多少往日的情怀已行走在消逝中,多少花样的年华都湮没于尘埃里。

依然想伴易安同上兰舟的我,依然想与放翁共戌轮台的我,如今,只能在书本里、音律中、舞台上,寻觅那些鲜活生动的故人身影。

那一头,是经典的故事、不朽的传奇;这一头,是优雅的举止、温柔的回眸;中间,是唐诗的细腻、宋词的婉约、汉赋的飞扬。

风流才,经纶手,唐诗豪,宋词秀,慷慨悲歌冲牛斗,文章巨眼偏浙右。醉后闲题桥头扇,梦醒莫忘沈园柳。

那流传千年的绮丽篇章,那才子佳人的悠悠传说,在衣衫翩飞的舞台上、在哀怨委婉的乐曲中、在缱绻悱恻的顾盼间、在举手投足的缠绵中,被演绎得美轮美奂、惟妙惟肖、栩栩如生。

台上的人真真地演,台下的人痴痴地看。梦里的人哀哀地哭,梦外的人幽幽地叹。

台上台下,梦里梦外,眼波流转,水袖翻飞,粉墨登场,蝶梦醉看。

游走于梦里梦外的我,恍惚于台上台下的我,参不透是浮生若梦,还是戏如人生。沉浸在空灵意境中的我,迷失于丝竹雅韵的我,早已物我两忘。

梅子黄时雨,春草池上楼,浣纱石枕流,青藤墨迹幽。行人过去频回首,回首又见,那时花犹开。

沐秦关汉月唐宋雨,倚秦砖汉瓦唐宋风,一袭书香做征衣,一梦千年回前生。

且在这梦里梦外、台上台下,遥望天涯,巧书红笺,妙拨柔弦,唱彻天上人间古今事。

且在这牡丹亭前、荼蘼架外,纤手凝香,漫弄玉笛,再赋阳关,惊破一点梅心万点愁。

惜锦瑟流年,繁华落尽,来如春梦不多时,去似朝云无觅处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怅怅此情谁诉?

微斯人,吾与谁归?        (转引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一弦一柱思华年 - hkl306 -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9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